分卷阅读18_(阴阳师手游同人)【酒茨双龙】漂亮哥哥谁都可以爱_御宅屋
返回分卷阅读18  (阴阳师手游同人)【酒茨双龙】漂亮哥哥谁都可以爱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一阵强风突然吹来,让一目连脚步不稳地晃了晃,脚下的砂石也随着风滚动了起来,带着他向崖边滑去。

    刹那间,一目连向后仰倒,后背已经沉入了空气,失重感从头到脚侵入,他看着眼前澄澈的天空,脑海一片空白,心里还在想着:“他整个人到底怎么了呢?”

    “一目连!!!”

    (未完待续)

    第十八章 真心

    博雅和荒在一个公司合作了很久,比起其他的同事,他见过更有人情味的荒,生气的,嫉妒的,开心的,但是如此悲伤和惊恐的荒,他也是第一次见到,那个站在手术室外颤抖的身影,全然没有往日的骄傲与冷漠。

    “荒总,应该没有那么严重,不要太担心了,注意自己的身体啊。”博雅走上前轻轻拍了拍荒的背,感觉到手下对方的肩背肌肉都非常僵硬。

    荒缓缓摇了摇头,靠在医院的墙上发呆,医院不能吸烟也不能喧哗,他沉默地看着地板,整个人压抑地快疯了。

    一目连从山崖边跌落,好在体重较轻,挂在了一丛伸出来的枯木上,能在山崖缝里生长的树木都异常坚韧,竟硬生生撑到了救援人员赶到,还没有折断。但他还是受了很多外伤,被拉回山顶后便立刻送进了医院,导演很聪明地第一时间通知了博雅,所以一目连坠崖受伤的消息并没有泄露出去,对外只是宣称剧组临时修改剧本,拍摄延期了。

    手术室里还在忙碌的时候,酒吞带着茨木赶到了,他懊悔万分,总觉得是因为自己逗他,才让他分心摔倒的。茨木对这事儿知道地模模糊糊,也不好随便评价,只能一边安慰着酒吞,一边祈祷一目连伤的不重。

    博雅看到酒吞来了,就像看到了转移荒怒火的救星,赶忙迎上去:“你快去开导开导荒总吧,我从来没见过他变成那样……”

    “开导什么都没用,再理智的男人,在受伤的爱人面前也很难保持冷静。”酒吞看着靠墙沉思的荒,仿佛看到了不久前的自己,在茨木昏迷的时候,也是这么呆呆傻傻地坐在病房外,心里慌得要死,干什么都没劲。

    “一目连伤的很重吗?”茨木担心地询问,并且提到了很重要的问题,“有没有伤到面部?”

    提及这个,一旁发呆的荒都猛地抬头看了过来,对于他来说,一目连的颜值是很次要的东西,可是对于一目连的粉丝甚至他的职业生涯来说,颜值是必不可少的,如果脸上留下了疤痕,那绝对不是一件小事。

    “还好,一目连掉下去的时候用手护住了头,脸上和脖子上只有很轻的划痕,并不严重,只是撞在树枝上的时候造成了手臂和小腿的骨裂和较深的划伤,这个会不会留疤不知道,但肯定要休息一阵子了。”

    “那还好……”酒吞焦躁地挠了挠后脑勺,走到荒的身边,和他一起沉默地等待一目连的手术结束。

    博雅和茨木一起把前来探望的剧组人员都送走之后,手术室里的医生终于把一目连推了出来,他的胳膊和左腿都打了厚厚的石膏,肤色惨白,闭着眼睛躺在床上,像个笨重的石膏娃娃,只有眼皮上薄薄的青红血管,显示着他还活着。

    荒看着一目连被推到他的面前,眼睛瞬间就红了,他用冰凉的拳头堵住发烫的鼻尖,深深吸了两口气,上前想和医生一起推,却被医生推开,告诉他暂时不要随便接触病患。

    酒吞拍了拍荒的肩膀,把他向后拉,茨木站在他们背后,看到荒颓唐地看着护士推走一目连,因为疲惫而微微驼背地站在那,觉得他实在有点可怜,差点失去自己的爱人,这种级别的惊吓,恐怕要很久才能缓过来。

    ———————————————————

    一目连醒来时,立刻闻到了他最讨厌的消毒水味儿,他能感觉到麻醉在自己的大脑和身体里渐渐消失,眼皮的负担消失,让他得以睁开双眼看看周围的情况。

    “……”荒在一目连睁开眼的瞬间,心有灵犀地来了个对视,巨大的惊喜让他情不自禁微笑起来,紧接而来的懊悔和尴尬又让他撇下了嘴角。

    一目连侧目看着他,觉得他胡子拉碴熊猫眼的邋遢模样很好玩,于是弯了弯有点水肿的眼睛。

    荒端来热水插上吸管给一目连喝,听到他用沙哑的声音说:“怎么不剃胡子?我不想要这么丑的助理。”

    “失忆了?我是你荒叔叔。”荒也笑了,坐在病床边上给他理了理刘海儿。

    “剧组……”

    “暂时停拍了,空缺的资金我补上。”一目连刚开口,荒就接了话。

    “媒体……”

    “消息买断了,对外只是宣称你生病了,需要休息一段时间。”

    “粉丝……”

    “都不知道,用你之前的自拍发了新微博,把医院旁边的私生都清走了。”

    一目连有些诧异地看着荒,最终无奈地笑了笑,“你天天吃粉丝的醋,关键时候还能替我记着她们,谢谢。”

    “你都不问问我吗?”荒用手捂着他因为打吊针而冰凉的手,“我担心你担心得要死,你睁眼就喊我助理?”

    “唉……”一目连无力地躺在病床上,咂咂嘴巴,想起自己坠崖时还在念叨荒怎么样了,便感叹道,“你果然瘦了。”

    “我瘦了,还吸烟了,喝酒了,你不喜欢的事我都做了一遍了。”荒恨恨地捏了捏一目连手心的肉,“不来阻止我,还自己去玩投崖自尽……”

    一目连用指尖磨了磨荒的手背,温柔地笑道:“我没有自尽。”

    “我快自尽了。”荒低下头,把侧脸贴在一目连的心口上,听着那沉重平和的心跳声,“宝宝,以后你不让我做什么,我就不做什么了,我们不要再这样了,好吗?”

    “好啊,其实我也不过是,想争口气罢了。”一目连抬起手揉了揉荒的头发,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为一场小小的闹剧谢了幕。

    ————————————————————

    安逸的生活最容易让人忘形,经过一目连和荒的事故之后,酒吞对他和茨木的关系多了些紧张,开始注意自己给茨木挑的礼物的分寸,把准备在即将到来的情人节送出的几万的机械表又退了,换成了几千块的新款运动电子表。

    今年的阴阳音乐节也在情人节的时候开展,酒吞受到了音乐节的邀请。

    为了更好的表达自己的心意,酒吞陷入自闭创作阶段,除了星期六星期天和茨木相聚的日子,其他时候都把自己关在工作室里写歌,希望能在音乐节上当众借歌表白,给茨木一个永生难忘的音乐节。

    然而,离音乐节还有一个星期,酒吞写得头秃,还是没有搞定。

    “怎么回事!不是说爱情是最好的灵感吗!”酒吞摁着晴明的脖子疯狂摇晃,“为什么我写的那么艰难!!”

    “写,写歌,不能,带有功利性,这,这不是你自己说的吗?”晴明解救了自己的脖子,开始后悔自己来酒吞家坐客的行为。

    “功利性……”酒吞松开他,听到这话便愣住了,“这也算是功利性吗?”

    “你为了让茨木开心而写出来的歌,茨木听了就一定会开心吗?”晴明无奈地看着酒吞,“他可是你的死忠粉,你写得像屎他也喜欢,但是只有最真诚的歌才能打动人,才能让他发自内心地微笑,懂吗?白写这么多年歌了吧。”

    酒吞难得地懵了,他胡乱拨动着琴弦,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那你现在写的这首歌完成了多少?”

    “编曲和歌词都有问题,真正确定好的,只有名字。”

    “……”

    酒吞拿过被他蹂躏地如同废纸一般的草稿,递给了晴明,晴明嫌弃地都开纸张,从一堆乱符中看到了用红笔圈出来的标题,《你我》。

    “《你我》?你要写小情歌送给茨木?”

    “唔,我只是觉得我们的感情就是很单纯的,没有必要用很复杂的东西代表。”酒吞解释道。

    “那你为什么要想得那么复杂啊?”晴明无语了,“你就照着你们生活的日常写个傻白甜的小民谣不就好了吗?最重要的是真诚!只有让他感受到你的真心,曲子和歌词简单一点又有什么呢?”

    酒吞缓缓睁大了眼睛,他终于意识到问题出在哪里了,因为他想对茨木说的太多太多,爱得太深就使人盲目,难以表达,其实最重要的根本不是那些形式上的东西,只是他想要诉说的心情罢了。

    “谢,谢谢!”酒吞得到了灵感,又进入自闭模式,招呼都不打就跑进了工作室,留下晴明孤零零地站在客厅。

    “信,信不信我把你家偷光啊!!”晴明冲向工作室吼道,“看不起单身狗吗!”

    工作室一片寂静,甚至传来了锁门的“咔哒”声。

    “……”

    (未完待续)

    第十九章 生活

    自酒吞告诉茨木准备闭关创作新歌之后,茨木便不再随便发消息打扰他,他很清楚虽然酒吞嘴上说自己对音乐没有以前那么多的热情了,实际上还深爱着音乐。

    对于自己和音乐在酒吞心里的地位,他不想比较,也不需要比较,这是对于自己和酒吞都应有的尊重。

    又到了周末,茨木收到了酒吞的消息,说新歌终于创作完成,闭关结束了。茨木几日来的寂寞瞬间一扫而光,他兴奋地和舍友告别,偷偷跑去了酒吞的公寓。

    到了公寓门口,茨木正要掏出备用钥匙开门,门就被酒吞从里面打开了。

    “吞哥……”

    酒吞把茨木拉进来,反手关上门,直接摁着他在门关的鞋柜上亲,鞋柜只到茨木的腰,酒吞揽着他,情不自禁地向前压他,直把他的腰快压成了一个直角。

    “唔……我的腰……”茨木气喘吁吁地推开他,看着他的嘴唇,在他后颈上摸了摸,“吞哥,等晚上吧,我还没洗呢。”

    酒吞不满意地撇了下嘴,搂着他往屋里进,两人磨磨蹭蹭地走到客厅,茨木突然闻到了一阵米饭的香气。

    “吞哥,你在做饭吗?”

    “新买了个电饭煲,可以保温的。”酒吞放开他,去厨房看了看电饭煲的时间,“想等你来了一起去超市买菜来着,差点忘了。”

    “去超市?”茨木有点激动,他期待的居家生活终于到来了!

    “家里的东西都被我糟蹋完了,但是它们都是我厨神道路上的牺牲品。”酒吞打开电饭煲,用筷子挖了一点米饭喂给茨木,自信地看着他,“以后不用吃外面的饭了,吞哥给你做。”

    “可是这时候去超市会不会被人认出来……”茨木咂咂嘴,觉得白米饭都带着满汉全席的味,高兴之余又有些担忧,毕竟酒吞还是有名气的明星,在超市被人认出来了恐怕脱身会很麻烦。

    “没关系,买个菜而已。”酒吞拿起客厅的钱包,带上口罩和鸭舌帽,拎起钥匙在手里转了个圈,“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兄弟站1 兄弟站2 兄弟站3 兄弟站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