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7_(阴阳师手游同人)【酒茨双龙】漂亮哥哥谁都可以爱_御宅屋
返回分卷阅读17  (阴阳师手游同人)【酒茨双龙】漂亮哥哥谁都可以爱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骄傲的上帝宠儿消失了,著名的流量小生一目连混迹在各种名利争夺的舞台上,他渐渐变得麻木,唯有开粉丝见面会时,面对那一张张憧憬仰慕的笑脸,才觉得异常羞愧。

    一目连不断拒绝黑幕,却根本没有逃脱的力量,他发现自己早已被卷进了一张宽大的网,越缠越紧,他像和以前一样装作视而不见,却再也做不到了。

    这张被还回来的黑卡,荒川说他只用了一次,良心实在不安,所以还是还回来了。一目连无话可说,仿佛被毒刺狠狠刺穿了脊背,让他在对方面前直不起腰来。

    “真棒!”荒鼓励的话语似乎还在耳边,一目连心想,装傻充愣久了,可能就真的变傻了。

    夜渐深,荒因为应酬迟迟没有回来,一目连在沙发上呆坐了很久,最终拿过桌子上的黑卡,缓缓塞进兜里,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喂,导演,我是一目连,您上次提到的那个电影,我可以参加吗?”

    “请不要和荒总联系,我自己带资进组。”

    ————————————————————

    快乐的星期天终于到了,茨木又跑去了酒吞家,和他享受难得的二人世界。

    酒吞弹着吉他给他听新歌的demo,工作室的空调有点坏了,屋里燥热燥热的,茨木光着膀子坐在酒吞旁边,随着音乐轻轻摇晃,只要两个人在一起,做什么都会很有趣。

    歌弹了一半,酒吞的手机突然响了,竟然是博雅的电话,他诧异地接通,话筒里传来博雅慌张的声音:“酒吞,一目连离家出走位置不明,如果他跑到你那里,千万告诉我,荒总已经快要气死了!”

    “嗯?”酒吞仿佛在听天方夜谭,“他俩不是一直腻腻歪歪的吗?”

    茨木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安静乖巧地在一旁玩手机,他上了微博小号浏览热搜榜,随手刷新了一下,发现一条新的热搜正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向榜单冲刺。

    #一目连  《风神》#

    总裁办公室里,荒总看着手机上的热搜榜单,简直气到吐血。

    而他面前的办公桌上,放了一张熟悉的黑卡,上面粘了便利贴,工工整整地写着:

    “我,黑,幕,我,自,己。”

    (未完待续)

    第十七章 错误

    一目连不但自己黑幕了自己,而且黑幕的非常彻底,热搜宣发剧照现场一条龙服务全都买齐,花了自己大半的私房钱,以小成本文艺电影《风神》男主角的身份,浩浩荡荡地进军了电影圈——在荒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

    “谢谢您愿意来参演我们的电影《风神》!”导演殷勤地在一目连身边转来转去,“我们本来就缺资金,要不是您的帮助,这部电影可能就拍不成了!”

    “不不不,没关系,只要导演不嫌弃我没经验就好了。”一目连谦逊地笑笑,自己花钱买的黑幕,被人家当面提起来竟然一点都不觉得难受。

    “文艺片最适合挖掘新人中的宝珠!我们之前邀请您,就是因为编剧小姐是您的粉丝,男主角本来就有参考您的形象呢!”导演简直激动地手舞足蹈,“您能来参加,还自带资金进组,对我们来说,简直是中了彩票!”

    《风神》讲述了一个以风为力量的神明,为了自己的守护的村落不收到天谴的责罚,拼尽全力保护村民直到丧失神力,堕为普通妖怪的故事,男主角温柔宽容而满怀大爱,简直是神明界的优秀代表。

    而一目连不知道为什么,整个人的气质和颜值自带神圣光环,即便他在荒面前是个会喊“叔叔”的撒娇鬼,但是在很多粉丝和路人心里,他堪称最适合出演神仙的男明星之一,外号“小神仙”。

    小神仙演了神仙,热搜瞬间飙到第一,荒已经快要把一目连的手机打爆了,还是没有得到回应,他预想到黑卡的事暴露了一目连会生气,可是没想到他会这么生气!

    那天荒应酬完回家,一目连温柔地递来了一杯醒酒茶,他毫无防备地喝下,醒来时竟然已经人走茶凉,家里的衣柜都被一目连翻得乱七八糟,可见对方走的时候是多么匆忙和急切……

    “源博雅!!!”

    “我也不知道啊,老板!”博雅哭丧着脸站在一边,承受着这个年纪也很难承受的怒火,“我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买通了保姆车的司机,他真的突然就自己跑过去了!”

    “我黑幕的是一目连,不是你,你跟着享福享惯了就闲散了是吧!”

    “我错了我错了!我也没想到他还有那么多零花钱……”博雅在心里腹诽,谁让你天天给他打钱,他要是没钱还能有这一出?

    荒不想说话了,他盯着黑屏的手机,一目连是彻底不愿意理他了,唯一的安慰是知道他只是住到了电影片场那里。

    “不和我说一声就走,本来我可以在附近给他租个度假别墅,居然自己乱找地方住,等到睡出一身疹子就长记性了。”荒显然不觉得自己的错误更严重,冷冰冰地如此说道。

    博雅在心里捂脸:他就是烦你这样所以才不和你说的啊!

    “罢了,随他去。”荒起身要去会议室开会,想了想又把手机留在这,“如果他回消息了立刻告诉他,不要关机了,我有话和他说。”

    ————————————————————

    一目连在电影片场住了三天,才把荒从各个联系列表的黑名单里拖出来,手机果然瞬间被各种消息挤满。原来不可一世的荒总,在自己的爱人面前,也可以说出“都是我的错”“我太愚蠢了”之类的话,只是不知道有没有那么真心。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一目连细长的手指拨弄着乱七八糟的短信,喃喃道,“我已经和你错过了九个秋天……”

    “今天第一次吃了外卖,胃疼了一下午,你千万不要吃。”荒发现道歉没有作用之后,开始发这种毫无意义的卖惨信息,这时刚好发来了这么一条,让一目连觉得心疼又好笑,忍不住回道:“关我什么事。”

    “叮叮叮——”

    终于得到了回应的荒立刻播了视频通话,一目连挑眉,顺从地接通了视频,手机上显示出荒一如既往的高冷表情,在看到一目连的瞬间嘴角勾了一下,又被他压了下去。

    “好玩吗?”荒的声音不冷不热,倒是没有信息里的热切模样。

    “不好玩,吃饭不定时,床铺太硬,水都是苦的。”一目连调皮地笑笑,看到荒露出了满意的表情。

    “让你不听话?我给你在附近租个别……房子。”荒显然也吃了点教训,注意了自己的用词,“在那等着,我明天去看你。”

    “不要来。”一目连的笑容依旧温柔,“我不想见到你。”

    荒沉默了,他的表情控制不住地扭曲了一下,仿佛听到了非常伤人的话,过了半晌,他问:“为什么?”

    “你不明白吗?”

    “……”

    “荒,我爱你,无关你的身份。”一目连的手指在手机上轻点,像在抚摸对方的嘴唇,“我想得到你的爱,也想得到你的尊重。”

    视频挂断,办公室一片安静,博雅站在旁边,悄悄抬头看了荒一眼,看到他眼角红了。

    “嘭!”

    荒狠狠地把手机扔出去,待客用的玻璃茶几被砸断了一个角,哗啦啦碎了满地,把博雅吓得向后退了几步。

    “荒先生!”外面的下属急匆匆推开门,看到屋里的景象都惊得不敢出声。

    办公桌后,荒靠在转椅上,背对着所有人,没有动作,淡淡地说:“都出去。”

    办公室空无一人,荒抬头看着天花板,觉得它摇摇欲坠。

    “我也爱你,无关你的身份,无关你的容貌,无关你的人气,只关乎你本身……为什么不相信我……”

    荒因为自己曾经家族里的某些事,有了严重的心理阴影,坚持爱一个人就把自己的一切都给他,有时候他也觉得这样有点不对,但是他很难控制自己,因为只有这么做才能有安全感,才让他觉得对方不会离开自己。

    可是他忽略了,对方能不能承受这份宠爱带来的巨大压力。

    ————————————————————

    茨木每天早上都会早起在操场跑步,肩膀流畅的肌肉线条在清晨的阳光下泛光,让过路的同学都下意识多看几眼。

    今天跑到一半时,却看到青行灯站在一旁的树下对自己招手,茨木缓下步伐走过去,打了个招呼:“学姐好,好久不见啊!”

    “茨木,你和酒吞是什么关系?”青行灯并不想说废话,看了看周围没有什么人便直白地问道。

    “没,没什么关系,兄弟而已,我们玩的很好。”茨木马上反应过来,微微有些紧张。

    青行灯看着他的双眼,突然笑了:“不用怕,我对你们有什么关系没有兴趣,但是上次给我介绍助理工作的中介昨天这么问我了。”

    “啊?”

    “所以,你自己注意一点吧。”青行灯拍了拍他的肩膀,“娱乐圈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别被人坑了都不知道。”

    “什么意思……”

    青行灯不再说了,挥挥手便和朋友一起离开了,留茨木愣在原地,思考了很久才明白青行灯在提醒他别被酒吞骗了感情,被媒体发现后就把他踹了。

    “怎么会呢?”茨木挠挠后脑勺,跑回操场,傻里傻气地自言自语,“不会的。”

    ————————————————————

    《风神》已经拍摄了一部分,拍摄地点在某个山上,搭建了一座破旧的神社,设备简单,但是一目连还是很认真,其实他工作一直都很认真,实在让导演感激零涕。

    他和荒从那之后一直没有联系,差不多快两个星期了,最开始一目连还是很想念他,可是时间一长,投入了工作竟然也不再想他了。

    “一目连,注意脚下哦!”监制捧着盒饭提醒道,“这几天刮大风,你站那还是离山崖挺近的。”

    “好的。”一目连背对着崖边,友善地笑笑,又站远了一点,拿出手机翻信息,发现酒吞刚才给他发了一条新消息:“终于搞定了茨木弟弟,大哥很高兴[呲牙]电影什么时候拍完?我们一起吃个饭吧。”

    “早着呢,到时候我请你。”一目连发自内心地为他们感到高兴,“先祝福你们啦[心][心]”

    “谢啦[拱手]你还在和荒生气吗?我上次见他,他整个人都……”

    酒吞老是话说到一半故意卖关子,一目连无奈地看着那行“正在输入中……”,安静地等着他把话说完。

    “哎!”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兄弟站1 兄弟站2 兄弟站3 兄弟站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