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6_(阴阳师手游同人)【酒茨双龙】漂亮哥哥谁都可以爱_御宅屋
返回分卷阅读16  (阴阳师手游同人)【酒茨双龙】漂亮哥哥谁都可以爱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茨木心里一慌,酒吞不会是去公司辞职吧!他的合约还没到期,现在辞职不是还要赔违约金吗?

    “看来吞哥真的想退圈了……虽然很不舍得,但我还是尊重他的选择吧。”茨木回到卧室,拿起床头柜上的酒葫芦,那是昨天那啥之前酒吞放在那里的。

    茨木摁了下播放键,里面刚好放到了他脱粉前酒吞出的新歌《声音》的最后一段。

    温暖的房间里,茨木坐在柔软的地毯上,翻过酒葫芦,用小刀加深底部模糊的字迹,伴着音乐,轻轻地哼唱起来:“最后用我自己的声音,它不美好,但也不坏,认真地告诉你,这世界有你,也有我……”

    ————————————————————

    “这东西放这儿可不太搭啊?”酒吞看着荒总黑色电脑旁边金光闪闪的比赛奖杯,嘴角微微抽动,“你这么做一目连知道吗?”

    “请不要告诉他。”荒冷漠地笑笑,“这是我的私人爱好。”

    酒吞做了个投降的手势:“理解理解。所以荒总今天把我叫来,有什么事?”

    “博雅应该已经和你谈过了,我也不过是想和你本人亲自确认一下。”荒把一份合同文件复印件递过来,“你愿不愿意来我们公司,我可以给你一个音乐工作室。”

    “只给一目连写歌的那种?”酒吞挑眉,并不碰合同复印件。

    “那倒不会,那样只会让媒体对一目连施加更多的黑料。但是你能写出来的最好的歌,我希望都是一目连的,报酬不满意我们可以加价。”

    酒吞并不想矫情,荒的意思也很明确,就是给一目连找个靠谱的音源后台,如果让自己和一目连合作音乐工作室,自己可以继续创作,甚至创作条件更好,一目连也有了音源保障。

    “听博雅说,你准备退圈,不打算再唱歌了。”荒亲自给酒吞重新倒了一杯热茶,完全没有轻视的态度,“灵感是没有穷尽的,你以后不可能再也不写歌,既然你不想再唱,为什么不给别的有梦想的人来完成它呢?”

    酒吞仍然沉默,但是态度已经动摇。

    “你和一目连也合作了近两个月,我相信你能看出他是个很有潜力的孩子,他也热爱音乐。”荒最后劝道,“你们继续合作下去,碰撞出更精彩的火花也并不是不可能。”

    “荒总不愧是荒总,真是能言善辩啊。”酒吞端起温度刚好的茶水一饮而尽,拿起了复印件,“我会考虑,现在还不能给你答复。”

    “没关系,你回去仔细看,有什么附加条件我们可以再商量。”荒的目的达到,在酒吞即将出门前又提醒道,“和圈外人恋爱,很多方面还是注意一下比较好。”

    “谢谢提醒。”酒吞回头,露出真诚的微笑,“也祝你和一目连百年好合。”

    ————————————————————

    酒吞回到小区,在楼下门卫室闲聊了一会儿,给几个门卫送了几盒烟,让他们多注意自己家旁边的几个摄像头,有狗仔就通知他一声。

    茨木昨天晚上的一番话,让他心里竟也燃起了一点希望,仍然有人还在这么热烈地喜欢着他,支持着他,就这么一走了之,对她们岂不是也很不负责任。

    酒吞想要平静的生活,可是继续音乐创作和平静生活也并不冲突,或许,真的应该认真考虑荒给出的机会了。

    从今以后,我的歌,酒吞版本只唱给茨木听,一目连版本,唱给所有人,这样好像也不错。

    酒吞豁然开朗,步伐都变得轻快许多,他拎着买来的菜推开家门,却看到茨木正蹲在客厅收拾衣服。

    “你干什么!”酒吞手里的菜都不要了,冲过去拉住了茨木的手,不知所措地看着他,“为什么要走?昨天不是还好好的,我早上不是给你留纸条了吗!”

    “我没有要走……”茨木尴尬地晃晃被酒吞抓住的手,“我舍友给我打电话,说我们系提前两天开学,我明天必须要返校了。”

    “返,返校?”酒吞愣了一下,才想起茨木只是暑假来打工而已,这个时间,暑假确实快要过完了。

    “唉,吞哥,我舍不得你。”茨木抱住酒吞拍了拍他的后背,“我会在放假的时候来找你的,虽然有点远。”

    “吓死我了。”酒吞松了口气,把门口的菜捡回来,“我还以为你早上没看到我生气了,待会儿给你做大餐,吃完饭再收拾吧!”

    “好的。”茨木乖巧地合上旅行箱,跑到厨房给酒吞打下手。

    酒吞一边洗菜,一边听着茨木的笑声,心里暗叹,家里才热闹了两个月,很快又要恢复冷清了。

    (未完待续)

    第十六章 黑幕

    茨木刚回到学校一个星期,和酒吞的聊天记录已经翻过了几十页,然而并没有聊什么很有价值的事,都是些家长里短,偶尔插几句肉麻话,翻到时还会让人突然脸红。

    “唉……”茨木穿着背心,站在阳台上发呆,夏末的风吹来,干燥而温暖,酒吞的歌声从耳朵带着的耳机里传来,让这个寂寞的夜晚多了点安慰。

    “叹什么气啊?你以前可不这样啊?”舍友拿着手机出来,看到茨木还在发呆,便在他屁股上拍了一下,“这也不是春天啊,还能发春啊?”

    茨木无语地推了他一把,有点尴尬,又觉得自己确实过分,只是因为酒吞一个小时还没回自己的信息而已,就这么焦躁。

    “别吹风了,垃圾桶都满了,今天轮到你倒垃圾了吧,快去!顺便给我带盒泡面,饿死了。”

    茨木把自己和舍友的垃圾收一收,拎着垃圾袋下楼,刚走到楼梯口,发现一个身材高大的人正鬼鬼祟祟地在宿舍楼下前晃来晃去,还带着帽子和口罩,看不清脸的样子。

    “不像是老师啊,难道是小偷?”

    茨木拎着垃圾袋潜伏在暗处,默默观察着那个人的行为,他们的宿舍是公寓型,每间房都有独立的防盗门,这个小偷好像什么工具都没带,肯定连门都进不去啊。

    那人晃悠了两圈,突然停在了原地,茨木瞬间紧张了起来,难道他发现我了?他把一只穿着拖鞋的脚缓缓伸出去,准备拎着垃圾冲出去吓唬他一下,不料那人竟一把扯掉了自己的口罩,露出了一张帅气精致的脸。

    “热死我了,这口罩为什么不透气?”酒吞谨慎地四处扫了扫,怕被这里的学生认出来,抬头一看,一个卡通拖鞋从楼梯口通道后面露了出来,上面印着自己的Q版大头。

    “……”

    茨木的手一颤,垃圾袋破了,乱七八糟的零食包装袋,烟盒,废纸落了一地。他抑制不住自己的激动,向酒吞扑了过去,却被酒吞摁着肩膀推开:“垃圾!垃圾!先别过来!”

    “啊?抱歉!”茨木这才发现那一地狼籍,赶忙把手里的破袋子扔掉,用脚把垃圾推到大垃圾箱旁。

    酒吞忍不住笑出声,向他招招手,带着他来到了宿舍后的小树林里,把他压在树上深吻,夏蝉在树上不停地发出噪音,树荫浓密,一丝月光都透不下来,让小树林多了几分阴森,但茨木还是觉得很浪漫。

    “穿成这样就下来了?”一吻结束,酒吞扯了扯茨木身上背心窄窄的带子,语气有点酸不溜啾的,“给谁看呢?”

    “给你看!”茨木兴奋极了,也不觉得热,一直往酒吞身上贴,“吞哥,你怎么有空来看我!”

    “太想你了,刚才路过你们学校,直接就进来了,跟不受控制一样。”酒吞抱住他,亲昵地蹭了蹭他的脸颊,问道,“想哥了吗?”

    “想,没有在你身边,我只觉得寂寞……”茨木低头靠在酒吞身上,不顾自己额头的汗会不会把他的衣服弄脏。

    “满肚子骚话!”酒吞被他逗笑了,拍了拍他的背,“你觉得寂寞,我也觉得空虚,那我们不如干柴烈火地去打一炮。”

    茨木羞耻地低下头:“你才是骚话多吧!”

    “我话多?不知道是谁,还没在一起就给我发什么私不私欲的,刺激的我直接把联系方式都给他了?”酒吞坏笑着揶揄他,乐意看他满脸通红的傻样。

    “别,别说了……”茨木不想再继续这么没有营养的话题了,可是又好像只有这种没有营养的话想和酒吞说,难道谈恋爱就是这样的?

    “你舍友知道你和我在一起了吗?”

    “没有!我不会和别人乱说!”茨木有些慌乱,生怕酒吞不相信他。

    酒吞摇了摇头,笑道:“没关系,反正迟早也要出柜。”

    茨木愣了一下,这种话更像是一种承认和担当,让他心里变得滚烫起来,他没有说什么,只是看着酒吞微笑。

    酒吞看着他的眼神,突然脸红了起来:“别这副表情看我!我目前对野战可没兴趣。”

    “……”

    “开玩笑。”酒吞刮了下他挺拔的鼻梁,笑道,“但是有个事其实想当面和你说来着。”

    “什么事?”

    “我不退圈,也不当偶像了。”酒吞挑眉,“荒总准备聘我去写歌当制作人。”

    “真的?太好了!”茨木激动地叫了一声,又赶忙降低音量,“这样我以后还能听到你的新歌了!!”

    “但是我写的歌,大部分都要给一目连唱……”酒吞观察茨木的脸色,小心翼翼地问,“差不多就相当于给他专职写歌了,你……”

    “强强联合?挺好的啊,虽然更想听你自己唱……”茨木只是有些沮丧,并没有露出酒吞想看的表情。

    “你,你都不吃醋的吗??”酒吞无奈地给了他一个爆栗,“是不是我男朋友啊?”

    “可是一目连不是有爱人了吗……”茨木对酒吞百分百信任,完全不觉得有什么好吃醋的,酒吞看他这样,竟然也无话可说了,只好化愤怒为情欲,把茨木堵在树下狠狠蹂躏了一通。

    寝室里,孤独的舍友看着《孤独的美食家》,安静地捧着一杯热茶,对着空气发出感叹:

    “饿。”

    ————————————————————

    某三层高的别墅里,一目连坐在柔软的沙发上,看着面前茶几上放着的一张黑卡,在繁复的水晶灯下反射出缤纷的光彩。

    一目连看了很久很久,第一次觉得这个漂亮的别墅竟如同一个豪华的囚笼,让人隐隐觉得窒息和寒冷。他想起自己傻傻地健身,傻傻地背顺口溜,傻傻地在练习室练高低音练到深夜,现在看来更显得好笑。

    “听说荒把酒吞签过来了,准备给你创办一个音乐工作室,这样很好,我觉得你们合作还挺有默契的。”荒川走之前又这么说道。

    一目连再也不敢给酒吞打电话了,他害怕酒吞会生气,觉得荒侮辱了他,以后见了面只会对自己翻白眼。

    娱乐圈的真真假假有很多,一目连和荒的关系在圈内也并不隐秘,在他刚刚入圈时,荒给的黑幕像一个保护罩,让一目连安全稳妥地到达了人气的巅峰,他也天真地以为这是荒爱他的证明,充满活力和自信地参加每一个充满了黑幕的节目。

    直到某天,一个因为黑幕被淘汰掉的底层明星拿着硫酸冲向了他,只差几厘米就毁掉了他的那张“天使容颜”,才让他幡然醒悟,这个坚实的保护罩,原来是用别人的泪水和屈辱换来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兄弟站1 兄弟站2 兄弟站3 兄弟站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