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5_(阴阳师手游同人)【酒茨双龙】漂亮哥哥谁都可以爱_御宅屋
返回分卷阅读15  (阴阳师手游同人)【酒茨双龙】漂亮哥哥谁都可以爱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真棒,宝贝会给我省钱了。”荒总扯谎扯得面不改色,仿佛某张金卡从来没有存在过,不过比起以前给一目连黑幕的金额,这次的小黑幕确实可以忽略不计。

    “你不要叫得这么肉麻,博雅还在呢……”一目连脸红红的,把手机贴近小声地警告,屏幕上只露出了他红润润的小嘴巴,让荒看的心里痒痒的。

    前排装睡的博雅:我都睡了啊!拜托当我不存在吧大哥!

    “连连,你不累吗?先睡会儿吧,回家再聊,把手机给博雅,我有话要说。”荒克制了自己把注意力转移到正事儿上面,博雅自动醒来,接过电话,露出了礼貌的笑容:“荒总,有事吗?”

    荒指了指耳朵,博雅明白他的意思,回头看了看一目连,见他开始昏昏欲睡,立刻翻出耳机带上。

    “你不要说话,点头或摇头就好。”荒从一旁拿出一份秘书找来的资料,“酒吞童子和原公司的合约是不是快到期了?”

    博雅点头。

    “他和连连的关系很好吗?”

    博雅犹豫了一下,点头。

    “他是不是已经有伴儿了?那个大学生?”

    博雅点头。

    “等他合约结束后,我准备把他签到我们公司,给连连开个音乐工作室,让他当负责人。”

    博雅张大了嘴巴,不知道点头好还是摇头好。

    “我看他确实很有才,但是那个公司太烂了,签来我们公司当个音乐制作人也挺好,你这两天给他打电话问问,不需要联系他的公司。”

    博雅点头。

    “挂了吧,别让连连冻着了,我在家里等他。”

    ————————————————————

    茨木在医院修养了几天,因为身体素质较好,基本恢复了健康,酒吞便带着他又回了自己家。

    “我,我的床呢?”茨木现在助理卧室的门口,懵懵地看着空荡荡的房间。

    “我的床比你的贵三倍。”酒吞神出鬼没地从他身后露出头来,带着理所当然的笑容,“睡我的不比那个破床好吗?”

    “……”

    “既然确定了关系,谁同居还分床睡啊?”酒吞环住他的肩膀,把他带到自己的卧室,床上赫然放着两个新枕头,“以后你就睡这,我也睡这。”

    和吞哥一起睡……

    茨木觉得自己现在像个喷气火箭,呼出的气都是热的。

    “我刚刚叫了几个菜,待会儿先去吃饭。”酒吞把茨木的旅行箱一脚踢进自己的卧室,“等以后空闲了哥自己学学做菜,想不想吃?”

    “想……”

    “那先等着吧,今天只能吃外卖,去洗手。”

    茨木坐到小沙发上,茶几摆着几盘精美的菜肴,比医院的伙食好太多。酒吞自己倒了杯酒,因为病刚好,没有让茨木喝,两人一边闲聊一边吃饭,酒吞靠在沙发上喝完了一杯酒,惬意地感叹:“这样多好。”

    茨木与他坐在一起,软软的沙发垫让人很容易放松情绪,他感觉到酒吞很累,想要安慰他又不知道说什么才有用。

    “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估计你才到我……”酒吞抬手比划了一下,“到我鼻子?现在快要和我一样高了,不过在我跟前都是小男孩,没差的。”

    听了这话,茨木突然想到了什么,有点不好意思地说:“吞哥,其实我之前总共见过你两次。”

    “两次?”酒吞挑起眉毛,完全没有印象。

    “前两年的事了吧,你在一个采访节目里说,你觉得自己没有什么才能,可能不适合走音乐这条路。第二天就发通告宣布举办小型音乐会,我吓得要死,以为你要离开娱乐圈了!”

    茨木永远忘不了那天,即便酒吞没有什么粉丝,音乐会的票肯定会剩很多,但他还是定着闹钟守在电脑前,第一时间抢了最前面的票,特地请了假去参加酒吞的音乐会。

    没想到从旅馆去音乐会场地的路上,居然下大雨,还碰到了严重的交通事故,堵车堵了很久,茨木害怕耽误时间,用塑料袋裹好票塞进怀里,冒雨跑去了音乐会场地,到了场地大门口,全身上下都快湿透了,可是时间还是过了。

    “门卫死活不让我进,我就在外面坐了很久,直到音乐会结束,看到你和经纪人一起出来,我有很重要的话想告诉你,可是嗓子又很痛,说不出话,只能眼睁睁看着你坐车走了。”茨木说到这里,忍不住自己笑了起来,“回到学校我就发高烧睡了一整天,清醒过来才知道那不是什么告别演出,我不过自己吓唬自己罢了。”

    酒吞像是听了很荒谬的故事,他许久没有说话,静静地看着茨木,两人都默默看着对方瞳孔里的自己,酒吞突然问道:“你那时到底想说什么话?”

    “我想说的是,你真的很厉害,你是天才……”茨木终于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他忍不住伸手贴在酒吞的颈侧,感受掌下翻涌的脉搏,带着张狂的力量。

    两人鼻尖对着鼻尖,气息交融,茨木轻声说,“我根本离不开你,我爱你。”

    酒吞一抬下巴,狠狠吻住了他,馨香的酒气在唇齿间交缠,让茨木彻底迷醉了。

    (未完待续)

    酒吞:我的粉头学坏了!

    第十五章 希望

    茨木被酒吞压倒在卧室床上的时候,心里的想法却是:贵了三倍的床真的很舒服……

    情动时的吻绝不同于往日,粘腻的唇齿都带着热度,让茨木下意识屏息,酒吞发现他的笨拙,微微抬头,咬着他的上唇,模糊道:“呼吸,笨蛋。”

    茨木没有任何反驳的余地,吃力地迎接酒吞的热情,两人在洁白柔软的床上纠缠,不知觉已脱光了身上的衣服。

    酒吞揉了揉茨木微红的乳尖,看他气喘吁吁地对自己笑,手下加重力气:“笑什么?你觉得还挺好玩的是吗?”

    “啊!”茨木的乳尖被拧了一下,他吃力地撑死上身,坐起来抱住了酒吞,抚摸他宽阔而坚实的背,吐出一口热气,“吞哥……”

    酒吞回抱住他躺下,让他睡在自己身上,火热的胸膛相贴,让两个人都发出惬意的叹息。

    “哎……”茨木的屁股被两个大手抓住,轻轻揉搓,他下意识伸手阻止,又被酒吞的胳膊挡开,酒吞的手法充满欲望,茨木知道他的意思,低头埋在他的颈窝里,不再反抗。

    “第一次?”酒吞突然握住茨木的性器,轻轻捏了捏,“还挺大的,小子发育的不错嘛?”

    “什么第一次,我连对象都没有谈过……”茨木蹭了蹭他的脖子,“在这之前,我都不知道自己喜欢男的还是女的。”

    酒吞翻了个身把他压在下面,握住茨木的下身动了动,激得他一阵急喘,酒吞坏笑着俯身,问道:“听说有的粉丝会对着自己偶像意淫,你有没有过?”

    “啊?”茨木非常尴尬地应声,“我才不会!”

    "真的吗?”酒吞亲了亲他的鼻子,注视着他的双眼,“别人不可以,但是哥不建议当一下你的性幻想对象哦?”

    “……”茨木垂 下眼帘,眼神中闪过一丝心虚。

    “看来真的有啊?”酒吞轻柔地抚弄茨木的下身,声音中充满诱惑,“告诉哥哥,几次?”

    “两,两三次……”茨木的命根子在别人手上,整个人都软倒在床上,“我不是故意的,突然就有点冲动……”

    酒吞突然就在茨木的后穴插入了一根手指,一边扩张一边调侃道:“以后天天都可以和真人睡了,不需要幻想了,开心吗?”

    “唔……”茨木抿起嘴唇,不敢向下看,酒吞知道他害羞,不再逗他,专心地找他的敏感点。

    “啊!别,别……”敏感点被找到,茨木的后穴忍不住抽动了一下,不适感瞬间减轻,酒吞忍耐许久,弯腰堵住了他的嘴,温柔的吻和下身有些蛮横的进入动作,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嗯……”酒吞全根进入后,一吻结束,茨木喘着粗气,愣愣地捂住自己的下腹,喃喃道:“好,好大……”

    酒吞喉咙一紧,耸腰抽动了一下,茨木有点惊恐地抓住了他的胳膊,酒吞抬眼看他:“害怕吗?”

    “吞哥……啊!啊!”茨木没想到这时候撒娇完全没有了作用,酒吞不管不顾地动了起来,微痛和酸爽交织,直让他酥软到脚趾,整个人都说不出话来。

    “呼……”酒吞看到茨木逐渐知趣,便坏心眼地故意停下动作,“茨木。”

    茨木面色潮红,迷茫地看向他,已经爽地晕晕乎乎地了。

    “舒服吗?”酒吞双臂撑在茨木身侧,英俊的面容带上了情欲,露出了平日少见的占有欲,“如果你说不舒服,我就再也不这么做了。”

    “……”茨木无语,这种问题我怎么回答才好。

    “说啊?”酒在又戳了戳他的敏感点,耍赖一样退出来半截,“舒服吗?”

    “……舒服……”茨木难堪地扭头,把半边脸埋进枕头,心想我好浪啊!!

    ”呵呵呵,这不就好了?”酒吞抱住茨木,猛烈地动作起来,抽动的力度让茨木觉得心脏都快被怼出来了。

    “啊……啊……吞,吞哥!”茨木一句话还没说完,直接被操射了,酒吞停下动作,摸了摸已经湿漉漉的腹肌,好笑道:“这么舒服?你有点天赋异禀啊?”

    “唔……”茨木捂住脸喘息,脑海一片空白,还没喘匀气,酒吞又动了起来,“还,还来?”

    “这是什么话?”酒吞彻底用实力证明了自己一身腱子肉可不是吃蛋白粉吃出来的,“你一个人舒服了就完事了,我还没结束呢?”

    “啊……天哪……”茨木瘫在床上,迷迷糊糊,仿若灵魂升天。

    次日清晨,茨木一觉睡到中午,睁开眼晴时只觉得腰酸腿痛脚软,优秀的身体素质让他不至于瘫痪在床,但事实上酒吞的前戏还是很细致温柔的,所以他也没有发烧生病。

    他扶着床头柜勉强站起来,走到卫生间,洗漱台上放着挤好牙膏的牙刷,酒吞在镜子上贴了张纸条:

    我去公司处理点事儿,饭菜在冰箱,自己热一下,好好休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兄弟站1 兄弟站2 兄弟站3 兄弟站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