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4_(阴阳师手游同人)【酒茨双龙】漂亮哥哥谁都可以爱_御宅屋
返回分卷阅读14  (阴阳师手游同人)【酒茨双龙】漂亮哥哥谁都可以爱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睡会儿吧,我去公司一趟,晴明已经开始用短信骂我了,待会儿好受点儿了就起来把苹果吃掉。”酒吞把茨木被子掖好,带上口罩和帽子离开了。

    茨木沉默地躺在病床上,看着病房洁白的天花板,仿佛回到了给酒吞当助理的第一天,然而现在的很多事情和很多情感,都已经变不回之前的模样了。

    ————————————————————

    真正的情况远比茨木想象中更复杂,酒吞刚在公司门口下了车,立刻就被守株待兔的娱记们抓了个正着,无数个话筒和摄像机挤过来,娱记的口水快把酒吞淹没了。

    “酒吞先生,听说您让自己的粉头当了贴身助理,这是真的吗?”

    “酒吞童子,请问你和贴身助理是什么关系?为什么要为了他和别人打架?”

    “酒吞先生,您几次三番参与打架事件,是不是确实有耍大牌的嫌疑?”

    “酒吞先生,您和男性助理关系甚密,您的性取向是不是同性恋呢?”

    “酒吞……”

    酒吞站在人群中,表情不善,记者们更加兴奋,话筒凑得更近,恨不得再拍到一幕酒吞童子暴打娱记的精彩画面。

    “首先,”酒吞把一个快要塞进自己嘴里的话筒用手指弹开,“把这玩意儿拿远点。”

    “其次,我的兄弟因为我挨揍挨到脑震荡,我凭什么不能揍回去。”酒吞并不上他们的当,一边回答问题一边灵活地拨开层层记者,“粉头是男的,早就认识了,暑期来打工,我不耍大牌,性向是隐私,散了吧散了吧。”

    没听清的记者还以为酒吞念了首诗,这几句信息量稍微有点大,没等他们反应过来,酒吞已经跑进公司,没人影儿了。

    ————————————————————

    “所以你说,你想怎么办?”晴明坐在办公桌另一边,表情是前所未有的严肃,“刚拿了比赛冠军就有负面热搜,你也是史无前例了。”

    “总有这么不凑巧的事。”酒吞赞许地点点头。

    晴明不想和他插科打诨,一针见血地问:“明年你的合约就到期了,你是准备续约还是找下家?”

    “别说的这么无情啊……”酒吞抬起头仰靠在椅背上,长长地叹息,最后说道,“我想退圈了,找个小生意养家糊口,简简单单地过日子。”

    “你!”

    “晴明。”酒吞突然认真地看着他,像宣告什么一般,“我已经过了30岁了。”

    晴明沉默,对于明星而言,30岁是很大的一个坎,不管酒吞多有才,注定不会再成为一目连一样的流量明星了。

    “人的年纪一大,就会想要安定的生活。”酒吞抽了根烟点燃,时隔多年,狠狠吸了一口,“以前我不考虑这个问题,是因为我不服气。但是这次我火了,爆了,上了台之后反而很空虚,听着台下观众的欢呼,再也没有当年的那份感慨了,只觉得好累。”

    晴明听着这话,眼圈红了。

    “我已经不纯粹了。”酒吞像个老大哥一样拍了拍他的肩膀,“我还爱音乐,但它已经不是我的生命了。”

    “你退了圈能干嘛?一个臭卖唱的,有人陪你吗?”晴明不喜欢他这副模样,开始说气话,“粉头都没泡到手,你不觉得你失败吗?”

    “哈哈哈哈哈。”酒吞锤了他一下,“谢谢你提醒了我,现在首要任务应该是把茨木搞到手,要不然我拍屁股走人的时候多凄凉。”

    “唉。”晴明低着头,说不出心里什么滋味,“你就作吧,反正你也没少作。”

    酒吞知道晴明心里也很清楚,他这个年纪,公司不可能再重视了,即便续约,待遇也不会提高,还不如拿着现在挣到的钱自己找点别的事干,人活在世上,如果只靠理想过活,早就饿死了。

    ————————————————————

    酒吞回到医院病房时,茨木被他惊醒了,查房的护士过来检查了一下,说他已经好多了,可以坐起来活动活动,不要劳累就好。

    “吞哥,公司那边没有追究吗?”茨木靠在病床上,声音还有点虚,“晴明哥没事吧?”

    “都没事,别瞎操心。”酒吞坐在床边,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不舒服就说,这两天我就在这陪着你。”

    “好。”茨木抓住酒吞的手,拉住他捏他带着茧子的指腹,“吞哥,你真的很好……”

    “我还没怎么呢,就急着给我发好人卡,给哥点面子行吗?”

    “不是好人卡!”茨木微微低头,捧起酒吞的手贴在脸上,帮他暖手,“是真的。吞哥,我不太会说话,但是我知道你都懂。”

    “……”

    酒吞当然懂,这话和告白又有什么区别呢?

    像个男人一样!酒吞索性直接抱住茨木,让他靠在自己的怀里,茨木一个大男孩的架子也不小,但是他抱起来却刚刚好。

    两人静静拥抱着,感受对方体温带来的温暖,在冷清的病房里开辟出一个小天地。

    “哥今天抽烟了。”酒吞突然说。

    茨木微微抬头看着他,有点担心:“心情不好吗?怎么又开始抽烟?”

    “因为我不想唱了。”酒吞环住他的腰,在他额头的伤口旁边吻了一下,笑容中带着解脱和疲惫,“我想退圈。”

    曾经长居茨木“最不想听到酒吞说的话”排行榜第一位的一句话,在这个时候,出现得如此突然。

    (未完待续)

    这之后差不多都是甜甜甜?

    我们酒吞哥哥很累了,茨木的出现让他更清晰地认识到自己应该选择什么。

    我一直觉得告白不一定非要我爱你我喜欢你,我爱你我喜欢你也不是非要告白的时候才说,所以大家心里都明白就好了嘛~

    第十四章 方向

    茨木欲言又止,脸色很难看,酒吞从来没见过他这副样子面对自己,不禁好笑:“怎么了?有话就说。”

    “我,我暂时有点接受不了……”茨木一阵晕眩,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

    酒吞连忙让他躺下,给他揉捏太阳穴,心里不断责怪自己多话,怎么能在这种时候刺激他。

    茨木躺在床上缓了半天,还是忍不住无声地哭了,他也不知道自己在哭什么,是哭酒吞的自我放弃,还是哭酒吞说自己很累呢?

    “是,是因为我吗?”茨木的眼泪顺着脸颊流进发间,俊秀的脸都因为悲伤而微微扭曲,“对不起,吞哥……”

    酒吞本来想说和你没关系,却又不得不承认确实是茨木这次发生的意外让他真正坚定了自己的想法,现在的他,比起虚无的名利,更想要安稳美好的普通生活。

    酒吞给茨木擦了擦眼泪,温热的大手盖住了他的眼睛,无奈极了:“怎么这么爱撒娇,早知道不和你说了。”

    茨木也不想这么狼狈,却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流出,索性自暴自弃地哭了个痛快。

    待到茨木的心情逐渐平静,酒吞看着他肿胀的红眼睛,调侃道:“这么伤心,看来真是只喜欢舞台上的我啊?”

    “不是的。”伤心过后,茨木有点愧疚,“我只是觉得很可惜。”

    “可惜吗?”酒吞坐在一旁,翘起二郎腿,满不在乎,“还行吧,该写的歌都写完了。”

    “吞哥,你已经和公司说过了吗?”

    “你们怎么一个个都这么半死不活的,我退圈不好吗?”酒吞歪着头看他,多少有点烦躁,“哥哥以后可以天天带你出去玩,陪着你了,不开心吗?”

    “那不一样!”

    “我站在工作室门口看你认真写歌的时候,也觉得很幸福。”茨木拉住酒吞的手晃了晃,“吞哥,那难道不也是一种陪伴吗?”

    酒吞看着茨木,二十出头,带着年轻人磨不灭的朝气,看什么都充满希望。可是自己该到哪里寻找希望,没有希望就没有继续下去的意义,说难听点叫做走投无路。

    “吞哥,你以前说,音乐是你的灵魂。”茨木看出他的犹豫,便一记直球打过去,“如果我可以拥有你,我想要一个完整的你,而不是失去灵魂的酒吞童子。”

    酒吞笑出声:“当老子是个东西啊?还拥有来拥有去的?”

    “我都是真心的,信不信由你……”茨木肿着眼眶,红着鼻子,像刚撒完泼的小孩儿,“既然你给了我撒娇的权利,那我也想要你听进去我的话。”

    “唔……”酒吞有点讶异,看陌生人一样看了看茨木,最后揉揉他圆圆的后脑勺,“行了,哥会考虑的,你别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了,公司那边我还没说,只是这么想想而已。”

    茨木的表情终于缓和,仿佛放下了心里的一些负担。

    然后,撑不住吐了。

    “哎!我就说让你别激动!!”酒吞立马扶住他,把护士铃摁成了交响曲,“先坐好!再乱动揍死你!”

    茨木:“晕晕晕晕晕晕……”

    ————————————————————

    某公司总裁的私人办公室,铺满桌面的工作文件合同,带着手指摩擦痕迹的办公键盘,甜美微笑着的一目连照片,这些秘书助理都看惯了的老板的桌面摆设中,突然多出了一座崭新的奖杯。

    荒总端着热咖啡,靠在办公桌前,宽大的电脑挡住了他的表情,但是秘书仍然可以感受到来自老板的死亡凝视,于是,他自觉地离开办公室,顺便贴心地关好了门。

    “我赢了,我就说我会赢的。”电脑前架起来的手机屏幕里,一目连睡在保姆车后座上,表情十分臭屁,“奖杯收到了吗?不要放在你的办公桌上,一点都不搭!”

    荒总侧目看了看特意找来底座安在办公桌上的奖杯,又若无其事地收回目光,宠溺地笑笑:“知道了。”

    “这次见识到我的实力了吧?以后我一目连,再也不需要黑幕!”一目连甚至激动地蹬了下腿,踢到车窗玻璃,把司机大哥吓了一跳,“著名流量小生一目连,终于摆脱流量污名!”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兄弟站1 兄弟站2 兄弟站3 兄弟站4